新闻网

深夜独食物语


发布时间:2021-09-13 点击:200

当代年轻人应该擅长吃夜宵,也擅长吃独食。
  深夜之中举办一场别样的盛宴,需要一座空无一人城市,以及一颗被夜色吞没了一半的心。
  戴上兜帽,抖几下被打湿的大衣。人造的繁华淹没的情感,在这场宴席上可以尽情迸发。
  咖啡厅里空无一人,吧台桌上的马克杯杯口还残留着蒸腾的热气,杯底的半块糖也只能干着急。
  吧台早已停止营业,只好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自助咖啡机,轱辘滚出,又咣当一声坠落的铁罐,填装的是如同火药一般,能够超载这一整个不眠之夜的咖啡因。
  路边半价奶茶店也没人排队,只能自取外加续杯。黑红绿茶混合搭配,成了一杯原创的奶茶鸡尾。透过忽明忽暗的路灯,仿佛也像一杯便携的霓虹一样散射着流光。
  空荡的影院也成了私人包场,将气氛烘焙成燥热。可乐爆米花共同侵染成夜晚的口舌之快。气泡,热量,油炸,糖精,在我口中结伴起舞,在我舌尖轮番肆虐。立体音效环绕音响奏出的音乐把口舌的欢愉扩散到全身,把这场属于我一人的夜宴推向了高潮。
  几块烧红的木炭刺激着油脂,化成了一股诱人的烟气,冲进我的鼻腔。黑暗游荡的后巷,唯独一点光明聚焦在此。沥着血的肉块和渗着盐渍的蔬菜一同在烤架上翻腾。每一颗炭火点点,都像是仙境中坠落尘世的星星,撒几把孜然和胡椒,把这炽热的温度当作最后的歌唱。
  墙角的黑猫,冲着我叫了几声便消失在夜色里。躲进街边的小吃摊。没有拥挤的食客,只有我独自挑拣着。是哪家臭豆腐的气味没关住,跑出来发酵着空气?是哪碗凉粉切多了黄瓜,在口中清脆地演奏?是哪锅红汤白汤一起沸腾,让吸饱浓汤的香菇漂染上猩红的色彩?
  告别了满口辛辣和油烟,也告别了火气。用几片冷酷的心,冰镇半杯冒着沫的冰水,把粘在大衣上的火星也浇灭。微醺得恰到好处,这宴席也即将结束。
  站在广阔的马路中央,我起舞在每一个大街小巷。那舞台的聚光灯是红绿和黄色的,此刻全聚焦在我身上。观众席虽是空空荡荡,但没人喝彩,至少不用担心冷场。不用再匆匆忙忙,只为成为别人眼中的模样。
  我登上摩天大楼,如同登上城市的天梯,俯瞰一片繁华。白天的喜怒哀乐,犹如种种食物,被一口吞没。
  等这空壳的城市拂晓之时再次被填塞,那仓促的痕迹也会被时光和烈日掩盖。但这场夜宴给我留下的味觉记忆却永远不会消失。每一次深夜的独食经历,都记载着独属于我的一段悲欢或是离合,书写成我自己的传说。作者:夏清煜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