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上山


发布时间:2021-11-29 点击:3115

五月一日,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经过一路的颠簸,来到了泰山的脚下。爸爸妈妈带着两个年龄相差七岁的女儿,一同开始这段爬山之旅。
  山的脚下有一个墓,是冯玉祥将军在这儿青山的一隅。初到此地,心情也随着阵阵清风飘了起来。恰逢节假日,游客多得出乎意料,在山脚绕了一圈,仍没有进将军墓看一眼,现在回想起来,还有几分遗憾。
  旁边有一些卖纪念品和拐杖的小摊,花花绿绿的小东西精致灵巧,我终究没忍住,走过去摸索几下,心里开始盘算着,下山时一定要买上几件带回去,挂在床头。一人一只拐杖似乎成了标配,我心里有点纳闷儿,这根小小的木头能有多大的作用呢?走着走着,无力的双腿终于给了我确切的答案。
  起初,坐着盘山公路汽车走了一段路,下车后开始融入人流之中。
  上山的路是由一层一层的台阶垒起来的,有一种九层之巅始于垒土的感觉,心旷神怡大概可以用来描述我的心情。上山的人潮拥挤,下山的人潮亦如此。台阶自动被分成了两半,左边分给了下山人,右边分给了上山人,中间的距离似乎成为一种约定俗成。路的两边有各种各样的石头,有的躺着,有的坐着,有的跟我一起走着。石头上刻着各个朝代的文字,那是历史走过的痕迹,或深或浅,或明或暗。不仅是石头有情,就连旁边的树似乎也多了几分情。树的品种有很多,但出场最多的就是松树,当你走在路上的时候,时常能看到,挂在树枝上的红色丝带随着风飘荡。若隐若现的,能看得出那是一个又一个的祝愿,游走在空中。最能吸引我的是路旁一簇簇蓝色的小花,叫不上名字,但却狠狠地击打着我的心。蓝色在我的眼睛里都变成了一片汪洋,在石头夹缝间生长,铺满了这条崎岖的路。
  人来又人往,错过又相逢。小孩,少年,青年,老年……
  又是一段路。
  暮色降临,我带着拐杖已然超越了爸妈一大段路,摸索着旁边的台阶,靠着石墙坐了下来。回看山下,不知不觉中,万家灯火照亮了整片黑夜。台阶的上面和下面各自零零散散地坐着一些人,融在混沌之中,穿上了厚厚的大衣。我与旁边的一位母亲寒暄了几句,目光又被拉长,拉长到岁月的长河之中去。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学会了说第一句话,什么时候学会了走路,什么时候学会了一个人吃饭穿衣服……不知不觉中,已经高出妈妈一头;不知不觉中,就已经走过了这么长的路。还记得有一个夏天的晚上,妈妈摸着我的头喃喃自语,孩子长大了,以后也要去走老一辈走过的路了。那夜,风一直吹,没停过……
  揉了揉泛酸的双眼,终于在人群中看到了他们的身影,相互搀扶着,艰难地攀爬。山上的风一直吹,一直吹,好像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也许又该上路了,抬起头是十八盘了,最难的路,还是要自己一个人走。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不知道歇了几回合,终于走过了这段陡峭的路。南天门,是南天门。
  从一开始的家人陪伴,到最后只剩下一个人的路。上山的路,又何尝不是人生的路?
  山风很大,一直在吹,不曾停止。作者:张敏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