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米兰香忆


发布时间:2021-09-13 点击:1332

每当一缕米兰花香萦绕鼻端,我的心就回到了童年。
  感觉童年距今已久远,回忆里太多大段的空白,但小孩子的记忆力在某些时刻还是很好的,每当偶遇某件印象深刻的事物,思念的火把就会重新点燃。
  比如记忆初始时那一点小电铜锅的热度,是筒子楼里父母煮面喂养我的爱与暖;比如至今珍藏的一只白绒玩具狗的绵软,其中凝聚着小贝阿姨抱着我哄我玩的美好瞬间;比如每当清风拂过带来叮咚声声,就会让我再度回想起分别挂在家中和女生宿舍中的两串玻璃风铃,那是艳玲阿姨等学生的美好友谊的具现……还比如在上学前的那段时间,模糊记忆中一缕清香怀远。那时候我已跟爸妈从泰安搬到济南,不愿意去幼儿园,又不能总跟妈妈去校医院,有时就只能在实验室里等爸爸下班。各种实验器材都让我感到陌生而好奇,会把罗克韦尔实验室里的电梯模型、汽车沙盘看成大人的玩具,看大哥哥大姐姐组装它们,写程序让它们动起来。虽然看着好玩,但这些我又不能动手参与,所以实在是一段很无聊的等待时光。电脑可以打开,但是启用需要神秘的语言;桌上的磁盘五颜六色,可以排列不能拿走去玩;走路要看脚下,小心翼翼不能踩到电线……实验室不是游乐场,小时候的我只能老老实实做个安静的小跟班。
  趁大人不注意,偶尔我也会偷偷走开。只是偶尔,会下楼去看看花草,摘一把蒲公英来玩。一楼是苏学成爷爷的实验室,大人们总在围着喷浆机器人转,一堆机械臂之类的零件,看起来像个车间。电焊松香的味道,机油汽油的味道,熟悉的气味让人感觉安全。有一天,窗台上多了几个花盆,里面种着矮小的绿苗苗,苏爷爷告诉我,那是米兰。
  米兰会开很香的花,要养一盆吗?苏爷爷笑着问我。那时候我太小,没有养花的经验,而且怎么看盆里的都是冬青那样的小绿苗,实在没法想象它开花的样子,于是我拒绝了。我看着苏爷爷每天给米兰浇水,盼着它长大、开花,米兰却一直是苗苗的模样,让我觉得时间真是漫长。
  时间漫长,终有收获。窗台上的米兰静静的在盆里成长,它见证了国家 863 计划项目——大型喷浆机器人通过产品化验收鉴定,见证世界首例“机器人鸟”准确完成起飞、盘旋、绕实验室飞行一周后落地的实验任务,见证山东科技大学机器人研究中心一步步扩大、提升、搬迁……不知不觉间,米兰与我一起长大了。在一年年的米兰花香中,我背起书包,成为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米兰也换了大盆、挪到室外、栽种在机器人研究中心的门前。经过多年的建设发展,实验室已形成地下工程机器人、动物机器人、危险环境机器人、机器人智能控制理论与技术 4 个具有特种机器人研发特色的研究方向,多学科交叉联合在系统理论研究与高技术推广应用、高素质人才培养与重大科技攻关等方面取得一系列标志性、具有鲜明特色的成果。而米兰也从昔日小苗长成参天大树,盛开在每一个酷暑盛夏,陪伴着一代代研究者,用清新优雅的香气驱走炎热,舒人身心。
  米兰可以用扦插、高枝压条或播种的方式繁殖。每年都有学生在毕业时带走一枝米兰,也有人随学校搬迁时带着米兰的枝条,想来如果这些分枝全都种植成功,那么同样的米兰香气必然年年于祖国四方飘散……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于花盆,于温室,于旷野,米兰始终清香未改,陪伴在山科人身边。
  来青岛时,我刚成年。在搬家、入学的种种忙乱中,并未能折一枝米兰带在身边,但米兰的清香始终存在于我的记忆里,不曾随年华渐行渐远。近几年,回济南的次数减少了,可是夏夜于米兰花畔乘凉、游戏的记忆却分外清晰。一代代山科人更新换代、接力前行,我却仿佛还是当年窝在实验室里的那个小孩儿,用好奇的眼去看待新事物,发自内心的为学校的发展感到骄傲与自豪。我生来就是山科人,至今仍是,在学校长大,在学校生活,又回到学校工作,如果我的笔能够成为生花妙笔,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让记忆中米兰的香气从笔端升起,让文字之花为所有山科人永远绽放飘香。
  (作者徐展,文学硕士,新闻中心记者 / 编辑。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