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你是否安好(小小说)


发布时间:2021-11-22 点击:902

盛佳喜欢张家柱的时候,他还是个小混混,没正经上过几天学,凭着不孬的相貌和打起架来玩命的本事,也在村里混得有些起色。
  盛佳爸妈在镇上开门店,生意顺风顺水,家境优渥,想让盛佳能走到大城市扬眉吐气。盛佳没想过要走出去,她喜欢这个小地方,喜欢草甸里无头无脑冒出来的小花,湖畔湿漉黏稠的泥土,雨露和青草交缠的清香。她知道桥洞子底下睡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常有一只摇尾巴的小白狗跟着身后。盛佳喜欢悠悠地坐在岸头,听洞里传出的老人家咿咿呀呀哼的戏曲声,白狗也不时应和上两声,常常日落了幕,村里人一应一和的唤归声才让盛佳惊觉,该回家了。
  盛佳像往常一样来到石桥下,却听到桥洞里有人的攀谈声,不见白狗的声音,她有点慌神,担心老人出事,便钻了小道进去,太阳钻入洞口,桥洞子里暖和和的,盛佳看到一个少年蹲在老人家面前,正笑得开怀,发丝被光镀了茸茸的边,眼角的疤痕也变得俏皮温柔,盛佳耳朵红彤彤的,撒腿就往后跑。
  从那以后,盛佳总有意无意地留意着这个男生,他叫张家柱,是老师眼里的麻烦鬼,三天两头打架,学习成绩不好,班里的好学生都避着他,他笑起来很好看,他本性很温和,几乎每天都会去桥洞下看望老人家,只是之前因为时间错开一直没有碰见。她很喜欢他。
  班里的座位都是按成绩排列的。好学生先选,盛佳知道张家柱总是坐在最后一排靠门的位置,排位那天她装作不经意地选了最后的位置,率先坐下了。看着一个个人接连落座,盛佳心揪起来,终于到张家柱了,她看到他轻轻蹙了蹙眉,径直走到教室的另一头坐下。盛佳低下了头,感觉心被一下下刺痛。
  那天晚上,姑娘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一遍遍犹豫,最后决定写封信来问清楚,夜晚炉子烧得没那么旺,盛佳握着笔,指尖冰冰凉,一句句斟酌要写写什么,等她爬上床,再沉沉地闭上眼时,月亮早已爬上了屋头。
  盛佳第二天早早借着点名的名义堵在教室门口。想借机把信封揣给张家柱,谁知预备上课铃响了再响,也没见人影。一上午的时间格外难熬,盛佳心不在焉地熬过两节课,结果一下课外面走廊就沸腾了,听说了吗:“桥洞子下死了个糟老头。”“是那个带着个白狗的那个吗。”“可不是吗。”盛佳心揪起来,她晃过神,不好的预感一下子涌上了头。等她再反应过来她已经挤出人群朝桥头跑去了。昨夜下过的雨,让泥土变得黏腻,盛佳顾不得染得糟糕的鞋子艰难地往前跑。远远的,她看见桥头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一群人,张家柱高挑的身子,面色冷冷地站在中间。老人的尸体已经被拉走,桥洞子里只有一摊暗红的血迹还依旧刺眼。人群叽叽喳喳的议论声格外刺耳,盛佳犹豫了一会要不要过去,就看到张家柱直直地往外走,步子迈得老大,还没来不及反应,盛佳就尾随上去。张家柱无言地走了很久,盛佳也不问就是跟着。走到马头湖,张家柱才失了魂似的停下,盛佳看见他眼圈红红的,眉头蹙得很紧。就这么静静站着,张家柱突然说话了:“老高…”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又陷入了沉默,夕阳渐沉,湖面上波光粼粼,空气里有一张橘色的格调,盛佳出了神,她想起老人咿呀哼唱的小曲,还有第一次见到张家柱他温暖的样子。她鼓起勇气:“张家柱,为什么不和我坐同桌。”看见少年苦涩地勾了勾嘴角:“别跟着我了,我给不了你什么。”说完转身就走了。
  从那天之后,张家柱再也没有来过学校,直到班主任找到盛佳,让他去校长室帮同学领一下退学手续。校园里沸沸扬扬得传起了张家柱的事。
  盛佳疯了般得跑到张家柱门口,却见他被蓝制服的警察拷着往外带,张家柱看见了盛佳,泪流满面的盛佳,他给旁边魁梧的男人说了什么,对方牵着他走过来,张家柱扯着嘴角笑了笑,对盛佳说:“以后有空了就给老马扫扫墓。”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盛佳记不清自己看了他多少次背影,远的近的,但都是那么疏离。
  关于张家柱的故事,爸妈净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还扯上了赌博这种有去无回的事情。一年欠太多赌债叫人活活打死了,剩下了张家柱一人。老马是不知从哪来的流浪汉,从那天起就有意无意地照顾着张家柱,他能长这么大,多承了老马的照顾,张家柱想把老马接回破草屋住,他却死活不愿意,也不让张家柱管他。但也抵不住家柱一天到头往那跑。那天晚上,村里那个挺着肚子挺阔绰的王满勾结上了东头人家的媳妇,俩人在桥头干事,不料下了雨,恰巧钻进桥下,撞见了老马,俩人仗着他是个流浪汉,怕事情捅出去,硬生生将人打死了。张家柱知道事情真相后,拿着刀去把人捅死了,自己也进了局子。
  十年了,盛佳早就走出了小镇,来到了大城市。每每看见石桥,盛佳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想到自己坐在桥头听着老马咿呀地哼唱,想到暖暖的太阳下那个少年,她很想大声得问问他:“你还好吗?”作者王迪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