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如果能重来 我要成为微雕者


发布时间:2021-09-13 点击:205

“明有奇巧人曰王叔远,能以径寸之木,为宫室、器皿、人物,以至鸟兽、石木,罔不因势象形,各具情态。”看着师父工作台上那几件栩栩如生的微雕作品,我放下手中的毛笔,背诵起《核舟记》来,摇头晃脑,不亦乐乎。
  “你快好好写字,要不然又要被师父责罚了。”一旁的师兄拽了拽我衣袖,“嘁,才不要你管!”我一把扯走自己的袖子,师兄作罢,继续埋头练习篆刻。
  我每天的任务便是好好练字,日子久了便越发感觉无趣起来。吃完晚饭,我坐在屋檐下的石台上,看着正在专心啄米的小鸡仔,我忽地站起来去驱赶它们,看着它们落荒而逃,直至踪影消失在竹林里……我在小院子里踱着步子,打量着这里。晚风吹过,竹林传来阵阵沙沙响声。我被父母送来这里学习微雕已经快有两个月了,师父一家待人宽厚,我很快便融入了他们一家,从开始的胆怯到如今的调皮,挑猫逗狗。
  看着师兄的篆刻手法越来越熟练,而我却还在毛边纸上 “发奋图强”,我不甘心地去央求师父,得到的只有 “你先好好练字,练好了再说”这句回应。我便时常拿师父散养在院子里的小鸡仔们撒气。
  又是一天的傍晚,我还是像往常那样坐在石台子上,师父走出屋外,对我说, “你与我进来一下。”我站起跟着师父进了屋子,坐在师父的对面,师父递给我一块石料和刻刀,我疑惑地望着师父,师父看着桌上的工具向我示意。我有些忐忑又有些激动,拿起石料选了一把较小的刻刀,重复着脑海里师父的动作,手上的刻刀在石料上缓缓划着,有些吃力,与脑海里石料上出现顺滑的线条不同的是我手中石料上的线条歪歪扭扭,好不丑陋,本以为可以大展身手,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我低下了头,双手绞着衣角,不知所措。师父笑了笑,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微雕是中国传统雕塑艺术品中最为精细、微小的艺术品。书法基本功是微雕的基础,我让你好好习字,是为了练习你的腕力,什么时候你用勾线笔能画出顺滑的直线我再教你篆刻。”我抬起头看着师父 “师父,我——”师父拍了拍我的肩道: “孩子,微雕没有捷径。行了,去玩吧。”
  我走出屋子,忽而一阵疾风,院头那片竹林传来沙沙声响,我向它投去目光,只见那一株株青翠挺着油绿的身板俯首眺望,独自在千变万化的尘世中摇曳着自己那翠生生的光景……“哗啦——”帘子被拉开,阳光明媚得刺眼,抬手挡住这光芒。想起当年因为一些原因没能学成微雕,如果能重来一次,我要成为微雕者,手动刃行,在毫厘之间创造出变幻莫测的大千世界。作者:张梓涵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