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沉浮几载 烂漫征途——读《毛泽东诗词鉴赏》有感


发布时间:2021-11-29 点击:2674

时光辗转,在密叠的琼叶间被细细剪落,碎作了一隙的凝璀。曾于几时,它颠簸于帝子黄粱的梦里,沉没在沧海澜江的呓语中;又在百年间于中华大地上“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静影浮沉璧,秉着对“芙蓉国里尽朝晖”的殷殷期盼,抒写出一篇篇慷慨激昂的诗篇,誓要达成“春雨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尧舜”之盛景。在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华诞之际,我重新捧起厚重的《毛泽东诗词鉴赏》一书,在这位时代伟人的字里行间重温党的奋斗史,勿忘初心,方得始终。
  且不论《沁园春·雪》《采桑子·重阳》等诸多金声玉振的诗篇,于多年前初次接触毛主席诗集,感怀触动之余,一篇篇作品深深撼动了我的心。不比战时诗篇多大开大合,气魄雄浑,毛主席所作《十六字令》虽极为短小精炼,却可谓是“纳须弥于芥子”,以少胜过他人千许。如诗题,每一首皆为16字,如同河中漩涡,沙中珠蚌,于极小之地纳进那千般言语,万种豪情,然其势不可觑,其愿安可欺,其民,亦是。
  其一“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其二“山,倒海翻江卷巨澜。奔腾急,万马战犹酣。”单看这两首,便知是描述“万峰插天,中通一线”之山峦。古人云“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然这诗句中毫无遮掩、直抒胸臆的豪气,令当年初读的我艳羡不已,临摹多次不说,更是在随笔札记中处处引用,以他物别景为楔子,笨拙地去摹写。至今日看来,当年的我并没有被禁锢在落寞织就的茧蛹里,只是换了种渴望仰视的姿态去寻觅另类的出口。
  当我微微阖目时,诗中之境从未如此清晰地在脑海里上演:繁茂的林间,清澈的涧泉旁,作诗人率军马攻无不克,大败敌部。猎猎红旗飘扬战地之际,他不仅不骄傲自大,而是以成熟的心智挥斥方遒,澄埃破宇。足可见品行之高洁,志节之邈远,实在令人钦佩赞伏。
  而小令中我最钟爱的一句,当属“山,刺破青天锷未残”,这当是以何等的笔腕写出。人与巍巍高山,本是硕鼠之于粟库,孤筝之于长空,是归于荒漠沙尘中的渺渺烟尘一束。而“刺破”二字,乍然相逢间,咔嚓一下断了风筝线,米粒哗啦啦漏了满地,荒漠在几载延时摄影下已换了新颜,顷刻间,绿意溢满眼眸。毫无疑问,共产主义如一柄利刃,数次插入帝国主义的胸膛,闪过道道刺目的白光。渐染的红色攀上旗帜,浸透着主席的一腔革命热情,饱蘸着赤色的报国救民之志。
  笔锋即剑锋,挥笔同挥剑。再读《毛泽东诗词鉴赏》一书,怀想当年峥嵘岁月,阔步今朝昭昭征途,我辈青年当共今日华夏儿女,续写祖国璀然烂漫的光明未来。作者:卢圣琳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