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醉秋水


发布时间:2021-09-13 点击:347

上学期间,曾游览过清华大学的近春园,体验朱自清先生《荷塘月色》里的幽静绝美;又顺道参观北京大学的未名湖,欣赏博雅塔在湖中的秀丽影姿。后来也曾去过不少大学的校园,虽说子不嫌母丑,但总觉得山科的校园也是独具特色,丝毫不落于他人下风。
  先不说春天里百亩月季园如何夺人眼目,牡丹芍药园如何灿烂多姿,樱花大道如何花落如雨,也不说夏季里若水园如何莲比人娇,徽竹园如何竹比玉翠,也不说冬日里墨水河晶莹剔透,泰山广场素裹银装,单单秋天这一季,就让人赏心悦目,流连忘返。这里,暂不提秋日里到洞门山登高远眺,极目四野;也不提到名人苑看枫树红了,桦树黄了;更不提沿着墨水河畔的银杏树如同纯金塑就,光彩照人。单单秋天这一季的一汪秋水,就足够让人心旷神怡,慨叹连连。
  山科的水塘一共有五处:砚湖、若水园、半亩塘和墨水河,另外一处尚未开发,暂且不提。水塘之中属砚湖最大,风景也最为出色。砚湖地处校园西北角,所以在未定名之前,大家都不约而同称之为“小西湖”。“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小西湖也不是随口叫的,凡是带个“西湖”字眼儿的,总会有自己的一番韵味在里面。
  砚湖南北稍长,在北侧狭窄处由一座木桥分为南北两段,北侧较小,南侧则水面宽阔。南侧湖中有三座瓶型石塔,仿照西湖“三潭印月”而建,只可惜不能泛舟其上,看月光如何从塔中孔洞映射而出。秋日里,砚湖显得更为纯净,湖面微光粼粼,柳枝摇曳其上,毫无悲秋之感。砚湖的东北侧和南侧植有芦苇若干,及至深秋,芦花似雪随风而舞,尽显婀娜。砚湖东北是一处小亭子,勾沿斗角,朱红的柱子配上琉璃的顶子,在柳树芦苇的映衬之下,别具韵味。若从南岸木桥上远远望去,绿树红亭倒映水中,恰如一幅绝美的山水画。
  校园的东北角有一塘清水,称作若水园,其风光与砚湖迥然而异。若水园稍小,水中有一小岛,一架木桥与岛相通。小岛西侧水浅,植有半塘荷花。夏天的时候自然可以欣赏“接天莲叶无穷碧”,而在秋天,这里也别有情趣。初秋时候,趁莲花尚在,寒蝉未歇,或绕湖慢走,或椅栏闲望,都甚是惬意,让人不觉作诗如下:
  青草萋萋若水园,
  夕阳半歇荷半残。
  斜倚栏杆闲看柳,
  漫步花海静听蝉。
  至仲秋以降,荷花早残,荷叶也不禁风霜,这时候便可以欣赏莲蓬高举,莲叶垂首之景。若至深秋,那更可体会“留得残荷听雨声”这一孤独之意境了。
  校园西南,洞门山东麓,有一小塘,水面不大,名之曰“半亩塘”。这个名字出自朱熹《观书有感》——“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半亩塘常年有水,是墨水河的源头所在。半亩塘南北两侧柳树林立,西侧源头处怪石累累,泉水由此汩汩而出。石旁水草浓密,在秋日阳光映照之下,塘水青青如许,秀色可人。由东岸向西观之,山影、石影、树影、草影均叠于水中,错落有致,意趣盎然。
  自半亩塘向东,有一小河,顺地势渐次变低,绵延向东直至若水园。河道呈拱臂之状,环抱半个校园。河岸由黑色大理石修葺而成,水不深,却仍显黑色,如王羲之涤笔之水,故称之为“墨水河”。墨水河每隔一段修一小小堤坝拦截,由此形成依次跌落的水瀑若干,倘若水量充足,便可以欣赏到“众潭叠瀑”的美景。墨水河南侧近
  岸种植成排的垂柳,秋风拂过,犹如仙女于河中濯发,自是风情万种,姿态妖娆;北侧有一宽约五步的草坪,草坪上时有学子三五而坐,捧书而读。草坪北侧植有两排银杏,每年深秋,银杏树金光闪闪,映得墨水河也镀上一层金波。如果遇上秋雨,墨水河面泛起层层涟漪,再加上金黄的树叶,碧绿的草坪,秋意也越发显得浓郁了。正道是:
  烟雨离离,才将秋水染秋色;
  暮色苍苍,又拿墨笔洗墨河。
  我爱山科这大大小小的水塘,有水的地方就有灵气,有水的校园也意韵绵长。我愿醉倒在山科这一方秋水,与之共徜徉。
  (作者荆刚,工学硕士,博士在读,自动化学院讲师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