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黄金局


发布时间:2021-12-06 点击:2490

“瘦子,怎么样,有金子吗?”
  “没有。”一声粗喘声传来。
  黑压压的派克峰上,几百个、几千个大深坑坐落,深坑的土泛着黑黑的光映射在派克峰西北坡,撒旦的眼睛已经盯上了这片土地。
  在最大最深的坑中,两个男人卖力地挖着洞,一个高而瘦,脸部狭长,脸色蜡黄,瘦骨嶙峋,但眼里有光。一个矮而胖,两堆腮帮肉横在脸上,两眼如铜铃瞪视前方。他两人并排而疏远地挖着洞,挖着黄金。他俩是兄弟,在一条偷渡船上认识的,胖子看着混实,实则一身软肉,没少挨欺负,瘦子可怜他,便有时会帮衬他,而胖子也赖上了瘦子,兄弟便成了。
  在坑旁,站着一个美国佬,七十多岁,肌肉却很是发达,眼神凶狠,像孤狼般守着自己的领地,拿着把枪,枪杀一切侵入者,他在守护他的宝藏,但他的枪时不时也瞄向了胖子和瘦子。
  胖子弓着身,用低沉的声音对瘦子说:“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可能有金子,做梦吧,美国佬。”瘦子没有理他,他总觉得心里不安,那种不安像极了之前逃命时的感觉。
  吭哧吭哧,汗珠与空气中的水分发酵出一种特殊的味道。两人不在意,仍在卖力地挖着,突然,黑土的一角闪耀着金黄色的光,像是沉睡的黄金蟒露出的一角鳞片,坑旁的美国佬看到了,嘴角露出了微笑,手不自觉地摸了摸他腰间的枪。
  瘦子家乡有着最美的白茶花,他家境虽不富裕,但父母健在,经营着一个小摊子,也是有人疼的孩子。后来不知怎么惹了高官的儿子,摊子被砸了,慌忙中父亲脑袋壳摔在了大理石上,死了,草席一裹,埋入土坑,一生结束。而活着的人却仍在前行,瘦子去杀高官儿子,临动手前,他问高官儿子砸摊子的原因,竟是高官儿子看上的女人遥街看了他一眼。杀人被官府捉到是死路一条,瘦子不想死,于是便逃了。
  至于胖子,没人知道他的身世。他说父母双亡,做啥也不成,还有三个弟弟等着他养,凄惨得很。不知旁人信不信,反正瘦子不信,但是却不影响他们是兄弟。但不知为什么,瘦子总感觉不安,像命被捏在死神手里,随时会命丧黄泉。
  休息够了,在美国佬的黑枪下,他们又开始挖了,他们一下偷渡船,便被这个美国佬用枪赶到了这里。一下,两下……金子来了,亮闪闪的金子像埃及的金字塔泛着美丽的光辉,“”一声枪响,胖子倒地了,像一具小山埋在了土里。
  第二声枪响,瘦子死了,死前,他仿佛看到了家乡的白茶花。
  又一声枪响,美国佬死了,在他后面,一个穿着黑风衣的男子从背后袭击了他。
  黑衣男子跳进坑里,嗅着黄金的气味。突然,“噗”的一声,刀入血肉的声音,胖子杀了黑衣男,随后他又补了几刀,那一枪没有打死胖子,他在装死。胖子拉着黄金走了,前襟的血红色与金黄色汇成了夕阳的颜色。
  至于瘦子,胖子心里或许有时真的把他当了兄弟,但只是有时。
  后来,胖子回国了,成了富甲一方的生意人,但黄金多了,总有人惦记。作者:杨雨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