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针线筐里皆是爱


发布时间:2017-12-25 点击:5360

  母亲的针线筐是用纸做的。记得小时候,母亲总是把我们用剩的作业本积攒起来,攒得多了,用水泡上几天,等到泡烂的时候,母亲说纸浆就出来了,做出的针线筐才有韧性。然后把一个干干净净的盆子扣在地上,把纸浆一层层地糊上去,待晾晒干后,再在外面贴上一层漂亮的花纸,晾干,把盆子脱下来,一个漂亮的针线筐就做成了。
  记忆中,针线筐里有一个小布包袱,里面包的都是些碎布,还有剪刀、做鞋用的线绳、夹鞋样的一本书、上鞋用的顶针和锥子、拔针用的钳子……那时候,家里还没有缝纫机,全家人的穿着都是母亲一针一线做好的。每天天不亮,母亲就起床了,为我们做饭,有时候还得到地里干活。每天晚上,母亲总是埋头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给我们做鞋子,缝补衣服。我们都熟睡了,唯一陪伴母亲到深夜的就是那个针线筐。
  我小的时候不太懂事,调皮得很,记得有一次,太阳暖洋洋的,母亲坐在院子里给我们做衣服,我就坐在母亲身边玩,看见母亲把剪刀放在针线筐里,感觉特好玩,于是就从针线筐里拿出剪刀,学着母亲的样子剪一块小布头,布放在我的膝盖上一块块地被我剪碎,母亲看了看我,微笑着又低头做她手中的活。剪刀落在我的棉裤上,轧出了一个个的小白花,每剪一次,膝盖上就跳出一点棉花,整个膝盖剪完的时候,我喊母亲看我的 “杰作”。“哎呀!小祖宗……”见我受到惊吓,母亲的手停在半空,我哭着跑了出去,久久不敢回家。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是牵着母亲的手入睡的。半夜醒来,朦胧中看见母亲坐在被窝里,披着一件衣服,腿上放着针线筐,在一针一针地缝补,我翻下身又睡着了。当母亲喊我们起床吃早饭的时候,我的棉裤膝盖上多了一朵大梅花,母亲用一块红色的棉布剪成梅花的形状把我的“杰作”盖上了。只记得,我放学回来的时候,邻居奶奶夸我母亲的手真巧。
  那时候,我们姐弟四个,我们的衣服,我们的鞋都是母亲一针一线做成的。我不知道一件衣服要缝多少针,也不知道一双鞋要穿多少线,从来都没有计算过,也计算不清,更计算不清母亲到底熬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才得以让我们穿得舒舒服服,健健康康地成长。
  如今,母亲年龄大了,做不了针线了,她的针线筐也慢慢地淡出了我们的视线,但它让我们懂得了:母亲用一个针线筐托起了我们整个家,原来那个针线筐里装得皆是满满的爱啊!(作者:贾美芳)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