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岁月如雪


发布时间:2020-07-06 点击:8864

没有在深夜里独自痛哭的人,算不得真正经历过人生。记不清这句话出自哪里,但每当深夜来临,总忍不住想起,以此给自己些许慰藉。
  2018年的第一场雪是在深夜降临的。酒红色的夜空下,纷纷扬扬的雪花,犹如翩翩闪着荧光的羽毛,柔柔地飘下,仿佛世界都因此迷离。彼时的我还深陷高考的漩涡中,面对做不完的习题,背不完的公式定理,仿佛世界都是黯淡无光的。
  也许是压抑了太久的心绪终于爆发,那一晚我愤然请假离校,然后独自站在自家的阳台上听着钢琴曲,看着窗外的白雪飘洒。
  犹记得,那时候总是会在我灰心时不厌其烦安慰我的爸爸还坐在客厅里,因为怕我冻着,一遍又一遍地叫我回去,而我却总是当作耳旁风不理不睬,最后还是被他拉回温暖的客厅。而我还是闲不下来,又突发奇想想着要看爸妈以前的老照片。
  也许是年代过于久远,都是清一色的黑白照片。我看着照片上曾经风华正茂的爸妈,又抬头看了看如今他们已经不再年轻的面庞。差距显然,令人嗟叹。我一张又一张地翻着,时而与他们争论,时而又因为好奇问他们那个年代那些事。
  再后来,爸爸兴致满满,又拿出了我小时候的相册。从呱呱坠地的婴儿,到周岁以后在地上爬着还抬头傻笑的小孩;从摆出一个个恶搞动作的幼儿园捣蛋鬼,到站在小学校门前扎着两个马尾脸被冻得通红的小女孩;从小学毕业站在山楂树下羞涩微笑的青涩,到初中去沂蒙山挥手呼啸的无忧无虑的活泼……他们经历了我人生至今为止的每个阶段,却终究无法一直陪伴我。而我只与他们一起见证了他们往后的岁月,对他们的过去却不甚了解。这也许就是作为一家人最惆怅的遗憾吧。
  如今回首,高中时代过于压抑,并没有留下什么珍贵的照片,只依稀记得成人礼时我和爸爸坐在一起互相流泪的画面———不知是谁拍下了那个精彩的瞬间,还把它贴在宣传栏上,导致那之后的好几个星期我都绕着宣传栏走。如今想起只觉得好笑,可惜却再也找不回来了。也许那里也早已换成别的照片了吧。
  又是大雪纷飞之时,2018年的最后一场雪来得猝不及防。夹着冰雹,肆意地下落,仿佛在嘲笑旧岁谢幕新年又来得毫无新意,又仿佛在哀悼这一去不复返的岁月。该对过去挥挥手道别吗?又或者是一直眷恋而停下了继续前行的步伐?
  雪继续下,亦如时光继续流转。作者:薛程宇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