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父亲的厨师技艺


发布时间:2018-01-15 点击:7432

  小时候,每到过年,父亲却很少与我们一起过年,因为他有一份特殊的职业———厨师。
  每年的腊月和正月,农村的婚丧嫁娶要比平时多,乡里乡亲总少不了邀请父亲去做厨。自从父亲选择了这份职业后,经常是起早贪黑,烟熏火燎,甚至进入几夜不能入睡的状态,只有人家的事儿彻底办完后,才回到家里睡个安稳觉。休息之余,他卷起裤腿让我们看,劳累过度的腿时常肿得像根柱子,用手轻轻一按,腿上立刻显示出一个深深的手指头印,父亲没日没夜的辛勤劳作,是为了让我们一家人过上一种舒适的日子。
  我的父亲心灵手巧,除有一门炒菜的手艺外,还会做一些独特的点心,有鲜桃、鸭子等。这些做成后,主人家是用来招待贵客的,因为它的原料比较昂贵,再加上做工复杂,只有条件好的人家才能做得起。
  父亲在家做点心时,我们一边帮忙,一边仔细看,首先提前把猪油在锅里精炼好,留下备用,然后把买来的红白糖、核桃仁、花生、芝麻、红绿丝准备齐全,再把干面粉炒熟,倒入油后把原料掺在一起搅拌均匀,当内馅用,把面和好,加进猪油进行反复地揉,再用擀面杖擀,擀好后用来做表皮,在表皮上放上内馅,捏成桃子的形状,桃子的嘴上喷上粉红色的食用色素,桃的中心部位喷上黄绿色,下面自然色,然后放入锅中烙或者用烤箱烤,大约一小时左右,点心就熟了,取出来一看绿里透红,栩栩如生,简直和树上刚摘下来的鲜桃没有二样,恰似工艺雕刻师雕刻的工艺品,见了的人会马上流出口水,还有点舍不得吃。
  所以,当春节来临,坐落在一起的左邻右舍都先后来到我家,邀请父亲给他们也早早做上几盘桃子点心。
  父亲除这一手法外,还有一个高超的美食做法,就是把猪或羊最细的那个肠子拿来,我们也叫苦肠,洗干净,打上几个鸡蛋加入一点面粉,适当的调料搅拌成糊状,灌入肠子,在锅上蒸十几分钟,熟了后在肠子上轻轻切几个口子,但不能切断,分别切成几小段,放入油锅中炸,瞬间锅里的肠子立刻显示出梅花状,当你打捞出来时,那肠子呈现出金黄色的一朵朵梅花,看似花,又是美食!
  年越来越近了,父亲却离开我已有五年多了,尽管现在的年货在大小超市里摆放的琳琅满目,千姿百态,但怎能比得上父亲亲手制作出的香甜清脆的浓味?
  在过去的那个年代里,父亲用独特的手艺给我们撑起了一片蓝天。比起别人,我们的童年生活很富有,每次父亲从别人家做厨回来,总是提着一袋花卷,一方猪肉,还有鲜桃点心,我依偎在父母身旁开始享用父亲用辛勤汗水换回的美味,其乐融融!
  今天,如果父亲还在的话,他一定会给我们再做上几盘桃子点心,炒几碟菜,一起过年,一起享受天伦之乐,一起谈笑风生……可是,父亲已在天的另一方。从此,吃山珍海味没有香味,穿金龙绸缎没有感觉。再没有小时候那种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了。
  父亲的味道,暖暖的追忆!(作者:殷显菊)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