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熬一杯夜驱寒


发布时间:2019-07-08 点击:1778

两点多才放下手机,试图与这黑夜的沉默保持呼吸一致。如果不是这么寒冷,我可能会排斥冬日粘稠暧昧的暖气,喜欢在寒冷黑暗的地方睡觉。喜欢冬天午睡起来时短暂的空白和微微地发颤,鼻尖会冻得冰凉,不很过分的坚硬,有一种将哭未哭的酸涩,脸颊也有一丝微寒,不像早晨起来时氤氲的红润带有缱绻的懒惰,九分柔,一分的模糊软弱。
  熬夜,越来越少熬夜,因为自己改了定义,一点之前都只算睡得有点晚。睡觉那么舒服为什么还会熬夜,白天数着为数不多的头发担惊受怕,夜晚却恨不得熬到天亮,类似的有一个新词叫“养生朋克”,作为一个十八岁应该还算是少年的我,“双十一”购物中最大支出贡献给了中老年养生保健产品。可想想又不完全一样,虽然担心瞎,担心猝死,却又抱有一种诡异的期待,似乎生活本身就不甘心平静。熬夜带来疲惫的同时,也给人带来一种别样的享受。
  熬夜对于每一个人有不一样的意义,但大体可以总称为:自由。
  在这个强调个性的时代,白天自我个性被集体需求湮灭,渺小的怪癖却被无限放大,耀眼的闪光弃之砾石堆间,渴望交流的人被看到不能被理解的方面,不希望被介入的生活充斥着指手画脚的话语。好像是生活陶醉于作对的兴奋,所以,看得到的交际狂可能是木讷的,常常沉默的人可能在努力压抑着喷薄的倾诉欲,愈逃避才愈靠近真实。
  独醒时,我们被沉默的黑夜安静的理解着,或者说被这个时候面对着真相的自己饶恕着。有一种说法是晚上十点以后做的决定都非常愚蠢,发的动态第二天一定会羞愧后悔。倒不如说我们也沉浸在自己的人设中,人本身是感情极为丰富的生物,有闲情去关心生存以外的忧郁,可是如今却宁愿沉浸在塑造的相对自满的形象中得意,为陌生人礼节性的赞扬背负巨石。直到深夜,在生理调节面前溃败,是藏不住的小丑,在面具下哭泣都小心翼翼。
  人在晚上的确会更加感性,可这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去认清:真实的自我是怎样的敏感脆弱。承认软弱比强撑坚强更需要勇气,也只有强者才敢于直视薄弱柔软的心思。毕竟都是些简单的凡人心思,纠葛繁复转眼间云淡风轻,山水如今都不敢称长存,更何况心气消磨,与向往自由。厌恶熬夜,厌恶见到本体的脆弱,不承认就是不存在,蒙上眼睛,才见繁花春来,谷答樵语。
  再闭眼,梦境奇崛迤逦,诡谲绮丽,带毒的美丽危险最让人向往。这样的梦做不到一半就被叫醒。醒来发觉,依旧在梦里,白日堂皇,尘埃在干燥的阳光里沉浮,纷纷雨雪。一觉醒来,凛冬已是初春景色。作者:刘景彤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