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逃离


发布时间:2020-09-07 点击:5406

当头顶布满五彩斑斓的气球,小屋随着气球脱离地面飞向蔚蓝的天空,看着这样绚烂而又神气的画面,屏幕前的我有一丝怔忡。
  尽管知道这只是脱离现实的动画作品,但这样的场景还是让我的心底冒起了艳羡的泡泡。成捆的气球带着小屋在天空翱翔,电影里的小老头胸有成竹地操控着气球房子,那些曾经的争吵和焦虑在此刻都可以完全抛之脑后了,因为,他成功逃离了那个束缚他的小村。
  屏幕里的他成功逃离,而屏幕外的我们却仍然囿于生活。
  沸腾的时代像是个巨大的滚筒洗衣机,翻滚着、震颤着,用最强的马力把世间的一切都搅和到一起。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个时代本身就附带着的高效金字招牌,使我们所有的行动都能打上迅猛时代的烙印,都值得留在功劳簿上供人欣赏。时代的号角催我们向前,越是艳阳越得勤耕,这是前人留下的宝贵经验,但齐头并进的猛冲也实在是太过声势浩大,稍不留意间,我们便会迷失在这个喧嚣的时代里。
  有多久没有静静聆听鸟儿的声音了?我站在院子里打量着屋檐下破旧的燕巢。犹记得小时候的我最爱这片天地,傍着树影的荫凉,看院里的花和头顶的鸟。刚破壳的小燕子是最吵闹的,尤其是当燕子妈妈从漫天的彩霞之中衔着吃食归来的时候,小燕子们叽叽喳喳的鸟语总能成为院子里最响亮的伴乐。初学飞翔的它们也令人难以忘记,才出了巢的小燕子不敢高飞,只是怯怯地低空滑翔,偶尔还会东倒西歪。童年的我喜欢在樱花树下玩耍,还曾有一只小燕子歪歪扭扭地和樱花撞了个满怀,我尚未察觉,散落的樱花瓣已扑簌簌地落了我一身。
  脑海中美好的童年尚且清晰,耳畔鸟儿的鸣啭却已被视作噪音。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带着恬静闲适的乐趣竟成为可望而不可即的净土,沉溺在现实生活的马不停蹄里,想要逃离但不敢逃离。故而,当看见漫天的气球带着房子飞离,我心底的羡慕刹那间难以按捺,尽数膨胀起来。
  逃离可以是梦想中的世外桃源,却不能当作现实的避风港湾。我向往逃离,却并不愿真正抽身。那该如何呢?我正蹙着眉头思索,春风却“呼”地一下来了,吹落了满树的花瓣,也吹了我一身的香气。我低头看,有一朵花瓣恰巧落在我的肩上,粉嫩嫩地撅起身子。这样的景象与记忆中的画面重合,我原本绞紧的心口霎时松懈了下来:原来,使我觉着混沌彷徨无法逃离的并非外在,而是自己。
  气球飘动,转舵乘风,带给了老人自由;幼燕唱曲,春风窃花,圆了我逃离的美梦。作者:张语嫣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