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6-10 点击:1054

像被顽童捅破了薄薄的窗纸
  逆着光线
  望向晦暗的早年 

一只小小的萤虫
  生于湿暖的腐草
  振翅引身
  循着疏星的尾光

穿过浓黑的夏夜
  兜兜转转 随着同伴
  觅着细微的光源
  扎入城市的车流
  车灯点燃城市的午夜
  像一截燃至不惑之年的烟
  把心事烧得干净
  萤虫 愈飞愈低
  它的心事烧不尽
  霓虹 纵横为网
  致命的蛛网
  把恋光的虫儿呵
  诱入陆离的迷宫

翅膀晕了水汽
  像失衡的机桨
  提灯的同伴 又在何方
  一盏萤火 悄悄悄悄地熄了
  仿佛
  只是舞于车灯下的尘埃

光亮的车灯 温如小鸟胴体
  是绝好的着陆方向
  失群的萤虫
  于夜空擦过一道微浅的痕
  坠向 它贪恋已久的
  车灯的怀抱
  它梦幻地听到
  肢身破裂的回响
  只道那是幸福到极处的深叹

何苦 持灯觅火
  萤火 本是最飘渺无定的光源
  前半夜
  宿于车灯
  梦里有光有热
  车灯暗灭的一霎
  也带走了
  萤的体温
  该死 这人造光源
  萤鼓动气力
  再唤不醒
  自己的尾灯
  再唤不醒
  那缕 伴它行途日久的微光

追随同伴的光源
  城市的边角飞速后掠
  萤 惶惑地展起翅膀
  堪堪滑出夜的血口
  飞至 幽郊的水泽
  萤群的终点

千百盏萤火
  大亮大炽
  绕新领地飞升欢腾
  角落里的萤
  发出细小的哀鸣
  无人知晓
  它在夜旅中 遗失了什么作者:宋会元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