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食秋的欢乐时光


发布时间:2017-11-13 点击:2280

  我总认为秋天是一位慈善家,把收获慷慨而大度地奉献给需要的人们,因而便有了童年食秋的欢乐时光。
  当秋风吹起,树叶渐次变黄,田野的庄稼、瓜果梨枣由青涩变得成熟,黄澄澄的金帅苹果挂满了枝头,红灿灿的枣儿惹得山雀们跳跃啁啾。最先嗅到成熟味道的是我们这些半大孩子,仿佛眼瞅着它们,一旦能吃,就会想方设法。于是,放学后,借着打猪草的名义,把汗衫扎在腰里,把生产队的果园扒开一个豁口,悄悄地进入,麻利地爬到树上,把大大的金帅放进临时做成的兜里,然后爬出园外,划破肚子,被毛毛虫叮咬是常有的事,但谁也没有叫苦喊疼,那是为了口福的满足。有时候被看园人发现了,也不害羞,在那个穷年代里,我们记住大人说过的一句话:瓜果梨枣,谁见谁要。先解了嘴馋,然后再打猪草。
  当玉米樱子由白变红的时候,剥开襁褓,婴孩般的玉米棒子呈现在眼前,那整齐洁白玉米粒排列得像牙齿一样,用手指一掐,奶水般的琼浆就会溅到你的脸上,于是,我们掰下来,伙伴们有拾柴火的,有搭造炉灶的,在秋天的田野里,瞬间就升腾起一股炊烟,一会儿玉米的烤糊的香味就弥散开来,我们便大快朵颐,吃过之后,嘴巴上便像长了胡须一样。
  秋天是富足的,我们一天换一样吃法,今天吃了烤玉米,明天就吃烧地瓜,后天就是烧豆子。唯独豆子吃起来简单,从农人的豆地里拔来那些长满了豆荚而已落叶的黄豆黄,用很少的柴火,就能把豆子烧熟,豆秆和豆荚燃着了,“噼噼啪啪”的像是放了挂小鞭,等到火焰中的豆秆变得灰黑,豆荚纷纷炸开时,将火堆扒开,熄灭火焰,脱下褂子,两手揪住褂领,对着明明灭灭的火堆上下扇动,火堆顿时灰飞烟灭,只剩下金黄开裂的毛豆,大家有蹲有坐,不紧不慢地捏起一颗豆粒,“噗”地吹一声,顺势往上一扔,头一仰,嘴巴一张,那颗划出一道金黄弧线的豆粒便吧嗒地一声落进嘴里。吃着嘎嘣嘎嘣的豆粒,上学时没完成的作业被批评,课堂上不会问题被罚站,中午下河遭老师训斥的那些不愉快,都烟消云散。
  我们还在玉米地里找到野生的马泡,当地人叫屎瓜子,形状像西瓜,成熟的马泡有一股甜甜的香味,吃起来脆生爽口,青色的马泡发涩,不能吃,就摘下来当玩具,可用它打弹弓,也可用手指揉捏到柔软时,在上面开一小口,用食指和拇指一捏,里面的汁液就会喷别人的脖颈,弄得黏糊糊的狼藉一片,这种恶作剧,给我们带来不少童年的欢乐。到了收割玉米的时候,玉米秸成了我们最好的甘蔗,存下一大捆,放了学就拿起一根来吃,那种自给自足的幸福味道便浓烈开来。
  如今又到了秋收的时节,漫山遍野的庄稼成熟在即。可是,再也没有当年食秋的那种精气神,更看不到野外调皮孩子的身影。在物质丰富的今天,人们都在担心基础教育水平的下降,其实,孩子玩耍能力和户外活动能力的下降才是最担心的,想起当年食秋的欢乐时光,就会为当今孩子蜗居在家,与电脑为伴,与手机为友的生活而惴惴不安!(作者:冯天军)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