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失落的时光


发布时间:2019-11-25 点击:255

这不像我。
  照片里,黑色的眸子在晃动着光亮。单腿踏在小石台上,一只手捧着好大一碗豌豆,另一只手轻轻捏起鼓鼓的豌豆荚。黝黑,稚嫩,咧着嘴笑。昂起头,未经风霜,却又不惧怕沧桑,像极了将要起航时的杰克船长。一颗一颗地咀嚼,专心致志地咀嚼,不厌其烦地咀嚼。咀嚼,竟能让那时的一整个下午都变得充实有趣起来。日暮,黄昏,映着夕阳,我的影子也慢慢变得泛黄。
  那曾是童年。石台、豌豆,还有儿时的我。现在看起来的了无趣味,往日却曾充实了我多少个这样的下午。看风吹杨柳,听聒噪蝉鸣,尽管童年的枯燥总是日复一日,可每天的日子却是那样漫长,我甚至有着大把的时间对着窗外发呆幻想。天上云卷云舒,我的时间也在向前小心挪动着。
  时光荏苒,一晃便是十多年。我从童年步入少年,再是青年。窗外,花开花又落,雁归雁南飞,我不再是那个爱在窗前发呆幻想的小孩子了。长大了,起风了,窗外的云被风儿吹得到处跑。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对时间一词变得越来越敏感。我惧怕它流逝,惧怕它单调,惧怕它走到尽头。我拼尽力气,去用鲜活填补那些本无法避免的单调,用忙碌取代那些我曾以为的无所事事。手机、电脑、电影,游戏,这些便是“鲜活”;刷剧、刷微博、刷朋友圈,如此便是“忙碌”。
  那些悠闲的午后不复存在,“鲜活”与“忙碌”让我的时间变得“充实”起来,生命仿佛也因此变得多彩。慢慢地,所有的时间空隙被“鲜活”填满,所有的精力闲暇被“忙碌”代替,无尽的娱乐,无数的信息变得与我有关。我享受着应接不暇的成就感以及多巴胺刺激大脑的愉悦感。每一帧我沉浸其中的画面,都像是在不虚此生。
  可好景不长。
  时间并没有因为“充实”而慢下来。相反,越是鲜活,越是如梭。
  我因为那些鲜活而变得日无暇晷,疲于忙碌,生活更加单调。没有时间去做那些更为重要的事,生命里只剩下“充实”。睁开眼,“充实”的一天,合上眼,“充实”的一天过去了。“充实”,抽空了我的时间。
  终于,我让每一个瞬间都充满“鲜活”,最终却沦为时间的奴隶。
  泛滥的“鲜活”,会变成单调的虚无。我以为的“充实”,其实是在浪费时间。
  时间犹如潮水,卷着人海,向前方涌去。可我却假装自己能够乘风破浪,与时间为敌。我对时间的恐惧,化成了对它的抗拒与逃避。我惧怕单调无聊的时光,我想让色彩充溢我的生命,我以为丰富就会让时间变得珍贵。可我不曾想过,那些“充实”只是我在脑海中的自欺欺人。
  花大把的时间在脑海中遍地愉悦的世界中驰骋,却忘记了打理现实世界里的一片荒芜。本以为控制得了时间,却被时间支配,丢掉了大把光阴。
  曾经的那个我在哪儿?相隔的十多年里,他去了哪里呢?
  双手掩面,我怀念起当年那个小小船长,我暗恨现在这个自己没有活出真正的模样。放下手机,合上电脑,我想夺回属于我的时间,我想重新驾驭我的时间。
  我想做回当初那个船长。风霜过后,不惧怕来日沧桑。
  时隔十多年,我回到了那个窗台前。
  窗外,风吹杨柳,聒噪蝉鸣。微风轻拂,云卷云舒。
  我向那片最湛蓝的天空望去。
  我想,那里会有被我遗失的时光。作者:张毓睿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