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我有幸孤身独处


发布时间:2019-07-02 点击:2126

很享受晚自习后宁静的夜,昏暗的路,细微的风。路灯还是亮着的,星星还垂死挣扎着,很多,但是很暗淡,周围的树显得更加高大起来,像是沉暗的天空被它们充满欲望的枝丫捅出了密密麻麻的小窟窿。
  我迈着步子,每一脚都是那样的小心翼翼,生怕这一脚下去,踩碎了脚下的风,踩碎了我好久才进入的宁静,更怕惊醒了脚下这片沉睡的土地,怕又一次激起它那满是欲望的血液。在路上走走停停的,多少个这样的夜,我就留守在灯下,不甘心一天就此结束,不行,我要等的人还有没来,我的渴望依旧是渴望。即便我彻夜不眠,一天终究还是过去了,我期盼的没有来,我仅有的却已不在。
  可是,本不该有什么怅然的。这么好的夜晚,宁静、孤独、精力充沛,无论做什么,都觉得可惜了。这样的时候是非常好的,没有爱、没有怨、没有激动、没有烦恼,很庆幸有这么一个夜晚让我从其它事物中抽身出来,回到了自己。
  兴许只有在独处时我才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我的存在,才能仔仔细细的辨认出真实的自我。
  其实,独处是灵魂生长的必要空间,只有在独处时,我们才会开始与自己的心灵以及与宇宙中的神秘力量的对话。但是,直接面对自己似乎又是一件令人难受的事,因为与自己谈话是一种罕见的能力。有些人,你不让他说凡事俗务,他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只关心外界的事情,结果也就只拥有仅仅适合于与别人交谈的语言了。这样的人面对自己当然无话可说。可是,一个与自己都无话可说的人,难道会对别人说出有意义的话吗?哪怕他谈论的是天下大事,你仍感到是在听市井琐事,因为他的内里没有把他所说的一切照亮的精神。他们的日子表面上过得十分热闹,实际上他们的内心极其空虚。就是连他们自己,也真实地感受到了自己的贫乏,但往往即便这样,他们也不敢静下心来独处,不敢认知自己。
  对于一个人来说,不厌倦、不逃避自己是一个最起码的要求。一个连自己都感觉厌倦、选择逃避的人,他绝不会有一个高质量的社会交往,就算他跑到别人那里去,对于别人只是一种打扰,一种侵犯。所以,独处和交往是作为人的均属必需,而其中,独处更趋于本质,因为在独处时,人是直接面对世界整体,面对万物之源。相反,在交往中,人却只能面对部分,面对过程的片段。
  我天性不擅交际。在很多场合,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就是害怕对方觉得自己乏味。可是我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也不愿意用力使自己显得有趣,那都太累了。我独处时最轻松,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无需感到不安。所以我很享受这样的每个夜晚,褪去自己周围的一切,以一个婴儿的姿态裸露在灯下,和自己来场心灵的漫谈,告诉自己,我究竟需要什么、渴望什么、又在等待着什么?
  有一天我也长成了成年人,这才知道,独处是人生中一种自觉的反思,而不是惩罚,不是受伤者和患者的退隐,也不是怪癖,而是作为一个人生活的唯一,真正的存在状态。知道这些后,你会感觉自己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活在一个辽阔的空间里。
  我有幸孤身独处者:陈保平)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