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能饮一杯无


发布时间:2018-10-29 点击:788

立冬即将来临,河边的柳依旧是青绿的。如果是在家乡,街两旁的国槐一定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那些一般高的树木往往是在一场雨中褪下了所有叶子,随之而去的,还有阳光的温度。
  所以每次给家里打电话,总有几句话是围绕着两地温度的差异。记得伦敦人有见面闲聊天气的习惯,但相较于泰晤士河上空阴晴不定的云,千里之外的一方水土,倒没有什么别样的扭捏,用直白的距离,在蛰虫咸俯时节里固执的传递着温暖。
  沿着种满枫树的路向前,橘黄色的叶子靠在道边石排向远处;远处更加璀璨的金黄,是银杏的扇叶,有几片在风中盘旋;风经过树影里疏落的空隙,偷去阳光些暧昧的余温;大概就是这样温度的支持,那片花海里花朵还在开着;某一只灰白相间的鸟在花间踱步,它会是贪恋花香,错过了南国的候鸟吗?
  去了南方的同学前几天发来的照片里还洋溢着暑日的味道,在向北的土地上,有同学说两个月以前就飘起了雪,他们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堆雪人,却都堆出了同样的样子。天气渐冷时就想吃火锅,有吃辣的不吃辣的,吃肉的不吃肉的,喝酒的不喝酒的,但在氤氲的蒸汽,弥散的饭菜的香味里,每一个人都有着味道和故事。
  故事不会有结尾,一直被续写下去的,是每个人周而复始的经历,即使没有机器猫的时光机器和任意门,即使柯南不会永远停留在小孩子的模样。和室友无意间说起小学时候很火的一款游戏,心血来潮重新登录那个被遗忘的页面,刚进去系统便送给的一百级宠物,想起那时候满级也不过四五十级。不禁哑然失笑,界面变得繁复,大厅变得冷清,在那个偌大的魔法世界里,还有多少人在探寻巨龙和宝藏呢?
  天气预报说过两天将迎来寒潮,那么冬天,也就真的要来了吧。那时这里也会下雪,在那茫茫雪白之中,会不会有人准备壶酒,询问过往的路人:能饮一杯无?作者:李欣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