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10-05 点击:1101

“春风桃李花开夜,秋雨梧桐叶落时”故乡的秋天给我印象总是阴雨绵绵,细细的雨敲打着法国梧桐宽大的叶子,像是风格迥异的打击乐,天空总是灰蒙蒙的再加上开学,空气中的湿气像坏心情一样缠绕着人不放,一直觉得这样的环境是忧郁诗人创作诗篇的伊甸园,故乡的秋天总是带着那几缕化不开的愁,就像初春的暖阳极力想要迸发温暖,却依旧无法挣脱寒冰的束缚。
  与其相比,海洋之滨的山科秋天比故乡要来的晚,不似故乡的阴郁,大自然在这里尽显活力,墨水河畔微风轻拂柳树金黄的发丝,沿岸的银杏在岸堤铺上一层金黄的绒毯,各种树叶飘零在河面汇集成为一幅后现代主义的抽象画,尽展山科之美,道路南边的法国梧桐梳理自己的碎发撒下金黄,秋天将山科变成了自然的金色大厅,北边的枫树则穿上一身红色的华袍,自是“半江瑟瑟半江红”,风口迎面的道路上树叶仍有几分绿意,落叶像一个个绿色的小士兵,在风的指挥下排兵布阵,山科常年的风让山科更显萧瑟,风与叶在这里跳起他们的华尔兹,让人不由自主地加入这场盛大的舞会。
  秋天总是给人很多的联想,无论是“枯藤老树昏鸦”的凄清,还是“停车坐爱枫林晚”的娴静,或是“天气晚来秋”的清雅,都给人以无穷的诗意,我心中的秋天则是在那个爱恨离别,战火纷飞民国时代。细细的小雨,提手在琵琶上一划,一曲苏州评弹,又回到那个爱恨交织的年代。很奇怪,在我潜意识中总认为民国与秋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好像那个时代所有的爱与恨都发生在秋天,有时想,大概是由于那个时代国家、家庭就像那结茧的蝶,衰败中却又一些不可言说的东西呼之欲出,在那万物萧杀、国家衰败的情景下却有一种不惧风雨,永不言败的更强大的生命力,令我无不神往。
  我想秋天总是偏爱那些在历史积淀中更加显耀的地方,仿佛那样的地方才能尽显她的美,从幽州到京师到北平再到最终的北京,她像一个姑娘在历史中翩翩起舞,找到独属于自己的舞步,在时间中特立独行,秋天则给这位姑娘披上金色的外衣,戴上红色的发簪,卸下浓妆,漏出几丝老态,却尽展她的风韵犹存秋天深化了她的美。香山的红叶、钓鱼台的银杏、陶然亭的芦花……然而真正的绝色却藏于平常之中,一条隐蔽的胡同、布满青苔的道路、一棵落叶的树便书写了人为她的秋天留下传世名篇。今年,这个秋天与众不同,有回顾、有指路、有继承,更充满顽强生命力,时间吹响金黄的号角,时代发出前行的号召,这将是一个时代之秋。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秋的美是一种含蓄内敛的美,不似春天的洋溢,不比夏天繁盛,不如冬天清雅,但我却依旧被她吸引,甘心沉沦。作者:李国庆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