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家乡夏日


发布时间:2017-06-12 点击:1986
  当春天还没来得及用花环画上句号时,夏天已经悄悄地潜进了我的家乡。
  天空清澈、纯净、宁静而悠远,颜色由头顶的淡蓝慢慢幻化为天际的淡白。几朵棉絮般的云儿把天空点缀得极富诗情画意。太阳高高悬在天穹上面,散射出金色的光芒,那样的强烈,天上地下处于一片耀眼的光明之中。
  北山蘑菇峡的泉水潺潺地流着,每一滴都在律动,每一滴都在欢跃。她翻卷着,扑腾着,带着山间的青翠和芬芳,从猪头尖的绝壁跃下,淌过泉下崖的乱石,流经苍柯龙腹地,亲吻着岸边的卵石,时而蜿蜒成溪,时而下落成瀑,时而汇聚成潭。她会笑,听!咯咯咯,叮叮叮,银铃般的笑声中,藏着她在夏日里清澈的愿望,晶莹、澄澈得可以看见水中的鱼儿在白云卵石碧草间穿梭,带着纯洁的童心,从高山之巅流来,没有人打搅她。
  山泉流到两个港口处汇入宝石河。河边草地满目都是一两尺深的杂草。有狗尾巴草、陆英、菖蒲、草、商陆、仙鹤草,还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字。那些小草绿得像翡翠,像碧玉。
  夏花绽开了笑颜。草地盛开着颜色各异的野花,红的、紫的、粉的、黄的、白的、蓝的,像绣在一块绿色大地毯上的灿烂斑点,成群的蜜蜂在花丛中忙碌着。道路两边,茉莉如雪,紫薇带蓝。石榴花怒放,绿叶衬红花,像一片燃烧的火焰,美丽极了。栀子花的清香,槐树花的幽芳,向日葵的朝气,为夏日的乡野抹上一笔激情。
  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最具风致的是北山脚下池塘的荷花。那些花儿,亭亭玉立,绽放着清丽的笑靥,舞动着叠翠的裙裾,婷婷的妩媚着矜持的身姿。荷叶底下游鱼动影,偶尔,一条小鱼跃出水面,粘在鱼尾上的水珠便滑落而下,圈圈的涟漪随即散开。荷花荷叶之间,传来女孩子的欢声笑语,人面荷花相映红,让你分不清哪一朵是荷花,哪一个是姑娘。人间的美丽,在夏天刚刚来临的时候,就这样悄悄地融入到大自然里了。
  一把把流动着的太阳伞点缀了乡间的小道。美丽的太阳伞把一个火热的夏天慢慢地撑开。太阳伞下,更是流动着说不完的美丽,那是一些随风飘逸的红色的、蓝色的、白色的、黄色的、粉色的裙裾,是一朵朵更灵动的夏花。夏天是属于女孩的季节。
  草地树丛之间,有众多彩色的蜻蜓,有红尾巴的,有大脑袋的。它们薄纱一般的轻翅,有的像蔚蓝的天空的颜色,是淡蓝色的;有的像雨季里杉木林的树阴的颜色,是碧绿的;有的呈玛瑙红,是红蜻蜓;有的鲜绿若草芽;有的像发亮的蓝缎。它们或是互相追逐,或是飞速地轻轻地点着水面,或是停歇在草尖上,在微风里摇曳。
  蝴蝶是春末夏初最华丽的精灵,大的如女孩的手掌,小的似风衣的纽扣,更多的,如一片叶子大小。五彩缤纷,美丽异常。
  有墨蝶,有玉蝴蝶,有蓝色幻影蓝蝴蝶,有黄凤蝶,有玉带凤蝶,有灰蝶,有枯叶蝴蝶。
  它们头部都有一对棒状或锤状触角,翅膀有时一张一合,缓缓起舞,你能看清翅膀上艳丽的鳞片和丰富多彩的图案。有时飞快地扇动,闪得人眼花缭乱。更多的是一种黄色的蝴蝶,成百上千,在草地树丛间纷飞缭绕,草地上就披上了金黄的色彩,绚烂美丽之至。蒲公英在草丛里撑开毛茸茸的小伞呼呼大睡,蝴蝶扑腾翅膀翩然飞过,那朵小伞顷刻间碎裂,梦也散落一地。
  夏木阴阴正可人。梨树坪、姑婆山、凤荡、蛤蟆跳顶、薯洞包等山峰展开了绿色泼墨大写意象派绘画竞赛。远远一望,连绵的山峦仿佛是一条刚睡醒的绿云萦绕的巨龙,轻摇龙尾,从东向西升腾,又像一件绵软的绿袍披覆于弯山秀水之上,让人看了神清气爽。绿的波浪,绿的旋流,汇聚成绿的海洋。林子里,大树藤条相互缠绕,枝连着枝,叶叠着叶,如同罩上了层层叠叠的大网。参天的杉树屹立在峰岭;松树伸展着苍劲的枝干,小松鼠拖着蓬松的大尾巴在上面玩游戏;大樟树撑起绿阴大伞,上面有数不清的鸟雀飞跃、歌唱;冬青树的叶子油亮油亮的,似乎能滴出绿水来。一阵凉爽的风轻轻拂来,叶子“沙拉沙拉”地奏起了独特的乐曲,伴着小鸟兴奋而快乐的“叽啾”声,形成了一首美妙的自然交响乐。
  家乡的夏日,绿色如云,繁花似锦,炽热如火,浓烈如酒,激情奔放,处处透着灵动和美丽。(作者:汪翔)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