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沉默的时光


发布时间:2017-11-20 点击:2446

   如果时间能够给我们留下感动,我愿意一边瞻仰,一边行走,我愿意等在岁月的路口,停下来等你回头,再看看来时的路,再挥一挥手。
  相片是沉默的记忆,我从中翻阅出时光的沧桑,我们当初的那些岁月都到哪里去了,沉默在风里不再回首,我们在这条漫漫长路上披荆斩棘的前进,到底又是为了什么,珍贵的时光,我们却总是把它浪费在路上,消磨了多少绚烂的花火,才有了这样细腻的青春。
  我们今后都有不同的路要走,我们也将消磨掉青春的张扬和年轻的资本,迅速被时代的进步所同化,沧海桑田般的变化,将那些不知人情练达的我们训练成所需的样子,我们都将压抑着,奋斗着,不知疲倦地前进着,朝着望不到的目的地前行。
  想想也该是这样,我忽然很怀念那些渐行渐远的日子,就像镌刻在生命中无法抹杀的伤痕,想起来既怀念又感伤,抑郁的快乐总是让人叹息不已。
  其实这些过往的烟云都是生命里繁华的布景,阳光停留在哪里的温度都是相同的温热,没有什么特别的,走在过去经常经过的路上就觉得很欣慰,至少我们有那些回忆足够纪念,一个人只有空白是最可怕的,不惧伤感不怕痛苦,只怕什么也没有,哪怕有一段卑微到尘埃里的过往,都是足够来怀念的。想想这些年也就这么过来了,未来也是不痛不痒的来了,时间的抓痕留在我们脑海里记忆犹新,对我来说,那些过往都应该随风而逝,世界不是只有这么大,我们总有一天会鸿飞无迹,各奔东西。
  时间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是一道无法抚平的伤痕,可是我们年轻,我们年轻就有张扬的资本,青春是值得炫耀的资本,我们捧着绚烂的青春却义无反顾地向各自的深渊里跳下,我们每个人都眼睁睁地看着他人跳下去却束手无策,因为我们总是这样,像看破红尘的智人一样安慰别人,却又像别人一样不知疲倦的伤害自己,为了那些遥远的星芒,为了那些微弱的曙光,我们都赔上了最初的勇敢和向往。其实,我们都一样。
  有多久没有静静地看一株草凋零时痛苦的颤抖,一朵花绽开时微弱的希冀,月亮落下来时满世界都是沉寂的安静,鱼肚白的天空上启明星微微黯淡了光芒,推开窗户有湿漉漉的水汽扑来,让人感到初秋的微凉,夏天已经过去,繁华开始谢幕,急匆匆的脚步覆盖了秋叶的零落,我们日复一日的这样生活着,偶尔为一个不确定的笑容,一句不经心的话语,偷偷地笑好几回,想起一个人,以至于忘记了刚刚飞鸟划过的弧度,我们都是这样在青春里青涩得像苹果,苦涩中又有甘甜。
  这段时间,一直都很快乐,夏天里的雷声和滂沱的大雨,秋天里的喷嚏和厚毛衣,冬天里只露出的一双眼睛和软软的手套……呼啸的北风吹红了谁的耳朵,以至于被人嘲笑像猴屁股,谁的手凉透了骨髓也没有戴手套的习惯,谁的笑声肆无忌惮,至今还缠绕在我们的耳边。其实我们想留住的,偏偏是时间流逝的绝不容情,岁月的无情敷衍,天真烂漫的孩提时代早就谢幕,我们写写画画的都是未来的打算,只有那些名字还缠绕在心底绽放如春花烂漫,我们始终单纯地认为放在心里就不会忘记,可惜六月的雨来得猝不及防,迅速席卷了所有还不曾深埋的记忆,于是我们叹息为什么说好不相忘的同时,却忘记了自己。因为我们始终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匆匆穿过这些迅速后退的风景,抛下曾相识不深的过客,走向最后的结局。
  长久的陪伴和偶尔的寒暄都是一样的,都是情谊,相信这种执着不会败给时间和距离,因为我们无论时间的跨度多大,距离的长度多远,都阻挡不住心灵的契合,我执着地相信我们都是一群有扑火勇气的飞蛾,围着绚烂的灯火不停地飞旋,等待适当的时机,去拥抱烈焰的温柔。(作者:王娇)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