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往事如烟十六载


发布时间:2018-10-08 点击:825

每年的9月3日,总感觉有些什么事情似乎遗忘了,但其实人的一生,有很多事情是深刻在灵魂深处的。9月3日,是十六年前我在黄岛开始工作的第一天,从年轻到不惑,唏嘘岁月更迭,不能消除的是青春激情的片段,是历久弥新的过往。
  2002年整个8月,我都在肥城和新汶两个矿务局周转,当时煤炭市场已经很紧俏,冬季供暖用煤需提前采购到位,很多联络上的事情由我负责,那可真是热锅上的蚂蚁,忙得团团转。9月1日的晚上,我在新汶局小港矿督发运煤,吃晚饭的当空,总公司领导打电话(当时还在后勤服务总公司),让我第一时间赶回学校,却没有说明原因。由于天色已晚,我是第二天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了单位。领导找我单独谈话,说根据工作安排,决定抽调我到新建的黄岛校区工作,要求立即出发。同事苏老师早两个月过去,正好回来有事,公司领导让他捎带着我过去。于是,以后的五年,苏老师总是笑称我是被他“贩”到黄岛来的。
  那时长途车还没有现在这么方便,第二天我们坐上火车经由济南转胶济线,颠簸了六个多小时才到了青岛站。出站已经是下午五点半多了。辗转来到轮渡,过海下船再上出租车,和司机师傅解释了半天才搞明白地址,起先路两旁还有些楼房,及至走到现在的新街口往西,已经是成片的庄稼地了。虽说道路修得笔直宽广,无奈杳无人烟,显得愈加荒凉。
  苏老师不断地给司机师傅指路,恍惚间汽车转到一条崎岖小路上,前方是黑黝黝的一座大山,山脚下零星散布着几点灯火,在日暮的光线下隐约可见,现在想起来,我第一次进校区,是在现今的学生宿舍B14一带,当时还是个简易的小门。黄岛校区的建设情况,以前只是听回去的同事们聊,说是缺水缺电、地处偏僻、生活上很不方便,但地域非常大,有三千多亩地,发展前景广阔。我是怀着极其好奇的心情进到校区的,记得那是一个繁忙的施工现场,挖掘机、装载车来回往复,头戴安全帽的工人忙碌着施工。同事们个个晒得脸色黝黑,形容憔悴,正在忙着往A8号楼搬宿舍。大家看到我纷纷热情的招呼,帮着我安顿好宿舍,几个人相邀着到餐厅,打上大锅菜,撕开自己带来的火腿、咸菜,还有人从宿舍拎来了啤酒,就这样我吃了在黄岛校区的第一顿饭。
  第二天找领导报到,根据分工筹建青岛校区第一家超市,随后的一个月忙的那叫一个难忘。在餐厅三楼,我们从搭台子练摊开始,所有的货都是外出找供销商赊,刚开学四五千学生涌入偏僻的校区,基本生活用品只有在我们这里购买。一天要忙碌十几个小时,晚上营业结束,还要在卖场搭地铺整夜看守,以至于七天七夜没有回宿舍,宿舍里的同事还以为我当了逃兵回泰安了呢。
  我是第一次独立负责一块工作,当时的超市还很不完善,各项管理规章及运营程序都没有确立,卖场人员少且业务量大,基本上是现学现卖,摸索着干起来的。为了尽快将业务规范起来,九月底我回泰安,找到在一家大型超市任部门经理的朋友,做贼似的“偷”出人家的内部管理规章汇编,找个复印社逐页的复印了一份,借鉴了很多管理经验,引进了自动收费系统,建立起完善的采购、入库、销售体系,这才将新建超市的各项工作引入正规。虽然一年后因工作关系换了岗位,但直到今天,对于学苑餐厅三层的超市,我还是有着特别的情感。
  还有一件趣事,2002年9月20日,青岛校区的第一趟班车,指定我负责管理押运。特殊时期,牵扯到安全和稳定,领导单独对我面授机宜,多加嘱托,但还是出了状况。临时租借的客车油泵出了故障,在胶州湾高速上几乎抛锚。在迅速向领导汇报后,我果断要求租车方立即调拨空调长途车,为节省时间,经翻阅地图,决定双方对头开车,在流亭机场会合。近一个小时后赶到流亭,驻学校的有关领导也赶到现场协调工作,又经过半个多小时的等待,大约在晚上八点左右,这一车四十多位老师们才踏上了回济南、泰安的路途。车到潍坊服务站停车休息,我又张罗着为各位老师准备晚饭,兴许见我跑前跑后的辛劳,大家心中的不快多少也平歇了些。很多老师和我搭话、聊天,记得当时一位老教授对我语重心长地说:“特殊时期,特殊情况,我们能够理解,一切会慢慢好起来的。”十六年过去了,我还记得老人的这句话,事实也印证了他当时的论断。
  记得当天是农历的八月十四,车到济南,已经是凌晨的一点半多了,因此大家笑称中秋节是在车上度过的,很有纪念意义。到泰安是凌晨三点半,我安顿好司机住宿赶到家里,已经是四点多了。
  这些事情过去了十六年了,在我脑海中的记忆仍旧如昨天般清晰。现在想起来,总有些特别的感慨在里面,我和我们的学校共同走过的这十六载光阴,见证了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从简到繁,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历程。而这些,早已经成为我人生中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了。(作者:曹立鹏)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