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失梦人


发布时间:2019-07-08 点击:1743

秋渐渐深了,感觉隆冬将至。风越来越刺骨,带着寒气,吹乱了发鬓,吹紧了人衣,吹走了拾荒人的梦。
  “那个捡破烂的死了,他们把他埋到乱坟岗了。”
  和家里通电话的时候,家人这样随口讲道,像是并没有发生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像是刚刚吃了午饭的无谓口气。而我,又有什么不一样呢?反应了好半天才意识到他们说的是谁,怎么了。当我意识到自己的反应,竟有些莫名悲伤。不是为自己,也不是为那个没有半点关系的拾荒者,而是为了一个叫作梦想与信仰的东西。
  那是一个年轻人,从北方来,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家附近就多了这样一个拾荒者。他偶尔拿着装有废品的破烂编织袋,更多时候,是手中空空如也。他的存在,竟叫我无忧的童年感受到了生存的艰难。人们私下里议论说,他是来投奔亲戚的。这叫我感到不可思议,他的大脑是天生就有问题的,从日常的行为便看得出。从东北到山东,那年父亲去东北,在火车上站了足足几十个小时。可他呢,靠着两条腿,一步一步从那里走来,这一路怎样打听,这一路怎样寻找。我想,信念真的很重要,寻亲的路,对于无依无靠的他更像是梦想的路,路的那头,丰衣足食。他就沿着梦想的方向,狼狈却坚强的地走了好远,好久。
  直到他到了这里,得到了寻找已久的东西,一切却和想象的并不一样。他被遗弃了,在陌生的街头,在亲人的家门口。他的亲戚并不像信中吹嘘的那样富足,并不能像承诺的那样照顾他。被拒之门外的他,裹着那件穿了一路的脏兮兮的绿色军大衣,在深秋的街头瑟瑟发抖。再后来,他便睡进了一个无主的破旧老屋,在四面漏雨的房子里,裹着垃圾堆里捡来的棉被,瑟缩在角落里。
  我仍能记得,曾有一个午后,从他的身边走过。他正从别人家的厨余垃圾里,试图寻找果腹的一餐。他从即使在深秋依旧散发着恶臭的垃圾桶里,翻捡出一块像是橙子的东西,他看也不看,便囫囵吞进腹中。这本已经是熟视无睹的场景,我并不应记忆深刻。但那一刻,他却像是感受到了什么,扭过头冲我憨憨一笑,腼腆而善意。但不知为什么,我竟读出一种麻木。他自己已经放弃了吧,他不知还能做什么。梦想走丢了,何谈方向。他活着,就像一具行尸走肉。
  他活着,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他死去,像是从未留下痕迹。这倒让我想起了电影《拾荒少年》,老人没有讲出真相,欺骗着拾荒少年,欺骗着自己。一老一少,在不能实现的梦身后,拼命追赶。
  又是深秋,拾荒人死去,我才明白拾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了梦想。一个失梦人倒下了,被草草埋进乱坟岗,被卷进历史的洪流,被遗忘在冷漠的角落。失梦人,世界未曾温柔以待,世界从不温柔以待。
  愿年轻的你,不是年轻的失梦人。作者:刘念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