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拥风入怀


发布时间:2019-12-02 点击:198

“嘿,你觉得快乐的事是什么呀?”我循着声源望去,看到了一张被镜头挡了大半的脸。见我半天不说话,小姑娘把脸从镜头后面露了出来,小虎牙恨恨地咬着下嘴唇,一点点碎发温润地贴在脸上,白白净净的。
  “你在干嘛呢?”我把书收了起来,给她腾了一张椅子。小姑娘看了一眼我,看了一眼椅子,然后鼓着腮帮子把相机收好,放在桌上,坐在了我的旁边,黑色的镜头正好对着我的脸。
  “我在拍视频呀,看看每个人的快乐点是不是一样的。”她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末梢都带着一股子得意的味道,这个年纪的孩子,总是想着他们做得每一件事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所以你觉得你什么时候快乐呀?”我望着她的眼睛,溢出一点揶揄的笑意:“这个问题不太好答,要不你先告诉我?”
  “诶?不好答?那你可以参考参考他们是怎么说的。等一下啊,”她拿起相机弄了一会,然后摆好,放在我的桌子上,“你看吧。”
  画面其实不是很清晰,小姑娘拿着相机满校园乱跑,晃得两旁的银杏树都只剩下虚影。直到看到湖边的长椅上有人在晨读她才停了下来。
  “好的,可以开始了。”
  作为第一个被访者,学霸显然很紧张,恨不得再退一点隐匿到树后面去。
  “我觉得我的快乐就是每天能够安静地看书,做题吧。但是有时候久了也会觉得很烦躁,这个时候就觉得歇一会就很平静,也没有特别快乐的感觉,歇久了烦躁的心情又会上来。这么想来,好像也没有特别开心的事。对不起,这一段剪掉吧,我都不知道我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第二个被访者是在食堂门口遇见的短发学姐。
  “快乐的事?我的话,可能是边听歌边走路的时候。轻快的歌适合走路,它让我觉得走路的时候都是要飘起来的。还有的话,可能就是考试平安度过,哈哈。但是这个东西好像认真去想的话会觉得不太好说,因为我觉得快乐是一瞬间的,有的人还往往乐极生悲。不说了,我要去上课了。”
  第三个被访者看起来应该是室友,拍的时候别人还在敷面膜,说话都不敢太张开嘴。
  “没有作业和考试我就非常快乐了,我可以天天看我的小哥哥了。不过,吃得开心,睡得开心好像也很快乐。我觉得我天天都挺快乐的,可能是心比较大吧。甚至有时候做作业也会觉得很快乐,我是不是看电视剧把脑子丢了?”
  第四个被访者是学校的一位女老师,穿着很居家的衣服坐在办公桌前,旁边放着一杯温水。
  “看见学生们认真听课自然是快乐的,毕竟感觉自己准备的东西是有用的。现在来问我觉得快乐的事,其实是有很多的。以前觉得毫不起眼的某件小事,现在想起来竟然会觉得很快乐,就像是偶尔不经意间吃了棉花糖一样,松松软软甜甜的。但是来得快去得也快,跟不快乐是一样的。”
  “应该是给家里人打电话的时候吧。”
  “我包裹到了的时候。”
  “有钱的时候,哈哈哈。”
   ……每换一张不同的面孔,就会得到不一样的答案。
  “怎么样,你现在回答得上来了吗?”小姑娘把相机拿好,是准备拍我的架势。
  “我的快乐有很多,每个人都有很多快乐,当然也有很多不快乐。我以前一直以为快乐是棉花糖,是铺在心上的蜜被,但是我忘了棉花糖很容易就化了,快乐的保质期也就不是那么长。后来我觉得,快乐是风,你试试看,”我把手展开,放在窗户前,向她挑了下眉,示意她也过来试试。小姑娘就照着我的样子小心翼翼地一只手护着相机,一只手放在窗户前,感受着它温柔地从指缝溜走。
  “我们生活中无时无刻不在起风,就像是我们的快乐无时无刻都存在一样。只是有时候它太小了,让你以为它不存在。如果我告诉你答案的话,我是觉得快乐这种东西是没有办法量化的,因为一点点微小的快乐你好像当时没有注意到,但很多年之后你再回想就会发现那个时候的小快乐已经变成了大快乐。它就存在于我们点滴生活里。就像是有些人笔下的算法,图纸上的设计,文章里的辞藻,歌曲里的音符,它们都是快乐。”
  忽然而来的风扑了我一个满怀,我微微张开双手,拥抱着它带来的泥土和青草的气息,就像是拥抱着无处不在的快乐。(作者:张雪梅)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