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夏天的流年碎影


发布时间:2017-07-10 点击:2768
  任何一段记忆都有一个密码,夏日来临,常常不经意间想起一些人和物。而今,关于夏天似乎只有冷饮、烧烤和空调等带来的惬意与舒适。
  葫芦开花。春天的时候,母亲会在墙角种下几棵葫芦,却很少牵引我的目光,直到夏天,它们开出白色的花,在母亲搭的葫芦架上攀爬成一道风景。夏天的傍晚,我们劳作归来,母亲做好了饭,我和弟弟妹妹就在院子里忙着放桌子、摆凳子,准备吃晚饭。那时候我们没有吃过烧烤,没有野餐的经历,隐约觉得在院子里吃饭有说不出的浪漫,有风声高过头顶,有蝉鸣、鸟叫,还有那一架葫芦花,偶尔葫芦架上还会有那种很大的飞蛾盘旋。曾经只道是寻常,而今却变成了记忆中的风景。夏天的风还是匆匆,吹拂着谁家的那一架葫芦花呢?
  蒲扇轻摇。记忆里,夏天的时候,爷爷奶奶的手里常常摇着一把大蒲扇,我玩得满头大汗,奶奶就会用那把大蒲扇不停地扇,直到我忍受不了那样的安静。现在我偶尔会因为情趣买一把折扇或者精美的蒲扇,自己扇几下就觉得手腕酸痛,想起奶奶为我打扇的那些时候,想必奶奶也累吧,不肯停歇只是因为爱,我却连爱自己都这么敷衍。今天,依然有卖蒲扇的,精挑细选的往往是老奶奶模样的人。蒲扇已经没多少实用价值了吧,也许它的作用主要是用来怀旧,就像超市里的水果罐头。
  青青篱笆。我曾经多次写下“青青篱笆”,觉得这是个很美的意象。其实,记忆里春天的篱笆并不美,不过是农人用秫秸、烟秸或者散乱的树枝、棍棒扎成的,大都用在自家的菜园里圈住种下的菜。夏天的时候,篱笆上缠绕了喇叭花、拉拉秧、或者扁豆之类的藤蔓植物,那时的篱笆就美成了花墙。现在我看到了很多更美的篱笆,比如开满蔷薇花的栅栏,比如用冬青、花椒或者别的灌木植的篱笆,可那些篱笆后面却常常是陌生的目光和风景。读到“日长篱落无人过”,依然会心生柔软,遥遥臆想范大诗人所见的篱笆。
  小巷深深。小时候,我家住在小巷深处的一所青砖老房里。关于小巷的记忆,多和夏天有关。在其他的季节里,小巷也只是道路而已。那时候的孩子,很少有真正的玩具,但我们总能找到自己的乐趣。一个小孩儿发现了一只触角长长的天牛,立刻呼朋引伴来观看,左邻右舍的孩子都出来了,趴在地上,用各种手段逗引那只其实并没多少乐趣的天牛,能在小巷里消磨掉一个冗长的中午。我们还能自己动手制作玩具,比如用杏核做哨儿,我们寻找饱满好看的杏核,然后在小巷的青砖墙上磨,小巷的墙壁上也因此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痕迹。把杏核的两面磨出小洞,然后用针仔细地把里面的杏仁挖出来,一呼一吸间就会发出清脆而有节奏的响声。那清脆的声音犹在耳边,小伙伴们却风流云散,各安红尘。(作者:王春玲)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