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重心


发布时间:2018-10-08 点击:1281

十一假期,我和妈妈去外地旅游。因为目的地很远,所以要坐很长时间的车。
  大巴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车外的阳光带着温度透过遮光帘射进来,让人感觉不到空调的冷气。我倚在车座上,突然感觉肩头一沉,微微侧过头去,是妈妈,她睡着了。
  说实在话,妈妈睡着的样子我很少看见。她的眼睛不好,受不了太强的光线,她的头偏向我这边,眉头皱起,眼角的皱纹已经掩盖不住,透着一股浓浓的疲惫感。车在行进中发出微微的嗡鸣,我突然发现,妈妈已经不年轻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发现我好像回答不出来。
  从我记事起,无论何时,只要我在她身边,她总是会精力充足的照看我,教导我。小时候关于母亲的记忆,有很大一部分,是妈妈的怀抱和肩膀。
  我的思绪飘回到那一天夜晚,天下起了大雨,伴随着闪电雷鸣。我怕的睡不着,就使劲抱着妈妈的胳膊,一个劲发抖。一会儿,妈妈就醒了过来,问我,害怕打雷啊?然后就坐起来,把我放在腿中间,用被子盖好,就这样抱着我,轻轻拍着我的后背,哄我入睡。身体倚靠在妈妈怀里,妈妈的体温还有被子的柔软让我逐渐忘记了雷声和闪电的可怕,或许在年幼的我看来,妈妈的怀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坚固的城堡。那个夜晚,我躺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睡得很香很甜,小时候,我的寄托都在妈妈那里,长大些,疲惫的时候,也经常有妈妈的肩膀作为依靠,而妈妈却很少在我的面前露出疲态。
  我的重心始终在妈妈那边。小时候,在学校里被人欺负了总会回家找妈妈哭诉,一个人在外地上学,只要在电话里听到妈妈的声音,心情就会平静下来,好像只要有她,我就什么都不怕了。在我的印象里,我的妈妈是那个永远都不会疲惫,永远会在我身边守护着我的那个人。可是,如今妈妈累得睡在我的肩头,沉睡的面容已经看得出些许老去的痕迹。阳光因为窗帘的晃动而时不时透过车窗照在妈妈的脸上,她的表情始终没有舒展开来。妈妈的重量通过肩膀传递过来,让我心头一紧———妈妈身体的重心,已经到了我的这边。
  我放轻了呼吸,生怕打扰了妈妈的睡眠。小心的侧过头去看她的睡脸,或许在很久以前,妈妈也曾这样端详过我的睡脸,小心翼翼的呼吸,生怕打扰了我的休息。而那时的我,正依靠在妈妈的肩头,依靠着我的世界,那是我的重心,失之倾颓。
  这一刻,我是想要哭的,但是,早晚有一天,妈妈的重心将会落在我的肩上,我必须足够坚强,才能在那一刻来临的时候,能够保护她,而我现在能做的也无非就是努力,不让她失望吧。(作者:张春宇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