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等一场雪


发布时间:2019-12-16 点击:1440

漫天璀璨的星浸在墨玉一般的漆黑夜色里,星光静谧地闪烁。冰凉的北风驱散了操场的人群,隐去白天炽日下的喧腾与奔波,只剩下零星的人聚成几团散坐。少了阳光的绚丽着色,路边的灯火也融进夜晚的沉寂与空阔,周遭一切都是纯粹的暗色。
  那是我们第一次提起雪。我们两个裹着厚厚的棉衣,手里抱着温热的奶茶,蜷缩在操场观众席的角落,细数十八年来的细腻心事。我们正说得起劲,一阵狂躁的厉风猛地刮过,把要出口的话堵回了嘴里。听着塑胶跑道上零碎的沙砾被风拖着滚动,划出吱吱的响声,我忍不住轻叹一声:天气预报原本说是今夜有雪,我才兴冲冲地拉她出来,可这样的满天星火,连一朵乌云都不见,又何来的雪呢?
  许是听见我的叹息,她歪过头来瞧我,见我目光向着灿烂的星空,那愿雪的小小希冀便被她了然于心。她吸了吸鼻涕,猛嘬一口奶茶,然后,后倾身子和我一起半靠在后排台阶上,仰面向天,为我讲述她故乡的雪:“我老家的雪是不温柔的,无论是初初相遇还是相处颇深,这印象是不会变的。它初到时,便裹挟着粗犷狂狷的因子,来势汹汹。不像常见的雪花或是雪片,我家的雪更像是一个个小雪块,纠缠着凛冽刺骨的风,猛地一下全砸到你的脸上,张牙舞爪地通知你:它来了。但或许是由于北方寒冷的冬天里,自然馈予的色彩实在单调,也或许是因着北方儿女性情的豪爽洪量,所以,即便它是不温柔的雪,人们对于它的每次到来,都仍然热情。堆雪人、打雪仗、滑雪橇,雪后永远是冬天最快乐的时光……”
  合上眼睛聆听她语调里的雀跃和欢喜,我的嘴角也跟着翘起来。在她描绘的那个焕白世界里,我好像脚踩着没过脚踝的积雪,一个白雪皑皑的世界正呈现在我的眼前。冷飕飕的风钻进领口,我侧过身子转向她,语气里颇有几分羡慕,“若不是你说,我还以为雪是块状呢,原来竟然真是花一样的?”我伸手替她拨了拨被风吹乱了的围巾,“我生在南方小镇,冬日里素来只觉得阴冷湿寒,至于那么壮丽的雪景,自然是从来未见过的。来到北方,我正想要见见世面呢。”
  风依然吹着,我们手边的奶茶也渐渐发凉,我抬头看她,她的脸颊早已冻得泛红,可她的眼底仍有细碎的星星在闪闪发光,那光芒比我脑海中的雪还要清澈透亮。对于我的絮叨,她温柔着甜笑,双手却不停搓动着取暖:“你也太笨啦,怎么会是块状呢?不过我觉得,青岛的雪一定轻柔缱绻,像是雪白的糖。到时候我们一起看呀!”
  我点点头,再次扬起脑袋看向那浩瀚缥缈的夜空。我想,在冬天的这片天空里,一定不仅有繁星闪烁,还会有烟火夺目,无论是什么,我始终期望有她做伴。我幻想着有一天,这沉甸甸的黑夜里落下薄薄的雪花,我的身边还有她。让纯白的颜色映入我们的瞳孔,那一定是最温暖的光。者:张语嫣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