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11-26 点击:528

破碎的阳光透过树梢缓缓落下,打碎一地的光影,天气忽地和暖起来,穿着毛衣还颇有些热。独自一人去顺丰拿快递,抱着一个沉重的大包裹走在路上,衣衫很快便被汗水浸湿。
  开学两个月以来,母亲第一次给我寄来包裹,虽然提前听她提起过,但还是觉得有点意外。习惯了没有她陪伴的日子,也不会想家,也忘了千里之外还有这样一份牵挂。
  带着包裹回到宿舍,还是好奇母亲会寄来什么,便匆忙地拆开来看。好不容易剪破外面的胶带,拆了外包装,却发现里面还密密麻麻地包了好几层。怪不得包裹这么重,我不禁笑出声来,一瞬间感到母亲有点小题大做,寄个东西还要里外三层的保护。再拆了两三层麻布包装,里面的东西终于显露出了一点眉目,我匆匆拿出来看,是一件白色的风衣。
  纯白的,我常喜欢穿的款式,面料柔软,就如过去的无数次一样。大概我对打扮不太在意,从小到大,一直是母亲为我采买衣服。仔细想想,也许是前些天我抱怨黄岛的风太冷,她才给我寄来衣服。有点欣喜地试穿了一下,大小刚合适,带着一种别样的温暖,她总会适时给我买些合身又舒适的衣服,仿佛了解我的每一点微小的变化。
  记得她曾告诉我,在她和我年纪相仿的时候曾是个模特,每天兢兢业业的设计衣服,走上舞台,光鲜亮丽地绽放着自己的青春。后来生活渐渐忙碌起来,模特的事业也随之告终。只是她总还保持着那时候那颗单纯的心,喜欢服装,喜欢设计,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每次给我买衣服,也总是精挑细选,仿佛上台之前挑选服装那么认真。回想起来,也许这就是她对我的爱恋,温暖环绕在身边,令人不自觉地感动。
  十八年的陪伴,每一件衣服她给我带来的都是感动。也许这就是“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的温情与关心,总有她为我而停,总有她伴我如衣。天色已晚,宿舍的同学们陆陆续续从外面回来,思绪淹没在舍友们的喧闹声中——欢闹的人群中,我渐渐远离她;遥远的时光里,我渐渐想起她。
  轻轻地收起了崭新的外套,走到屋外,夕阳如火,不知何处传来了轻声哼唱:“有人与我把酒分,有人告我夜已深,有人问我粥可暖,有人与我立黄昏。”作者:窦旻玥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