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伞 (小小说)


发布时间:2020-04-27 点击:10003

早春雨水多,乌云翻滚的天空就像一个时时刻刻悬在头上兜不住水的水球,冷不丁的又漏下几盆雨水。雨落在漆黑古瓦上,顺着古瓦的沟壑,滚到屋檐边,最后在屋檐边跌落,滴滴答答,不绝于耳,世界单调得仿佛只剩下这滴答雨声。
  雨不知下了几时,窗外的草木已吸饱了雨水,愈发青翠欲滴。檐内小孩子们厌倦地跟着摇头晃脑的先生念着平平仄仄的诗句:“春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一遍又一遍的循环,有些孩子早已闭上了眼睛,春困得实在撑不住了。
  时雨有暂歇,先生望了眼无精打采的孩子,说:“罢了,不读了,下学去吧。”孩子顿时恢复了生机,立刻闹着叫着冲出了教室。
  学校建在小山村的高地上,来上学的孩子是来自附近村庄的,家境不一,有人是来自朱漆高门里地主的少爷,爹娘从小溺爱,养尊处优;也有来自茅草土屋里的孩子,父母任他野草一般的成长,能送来上学已是不易。而如今同在一个学堂,同一个教室上学,差别也是显而易见的。地主家的孩子是不屑和穷苦家的孩子玩的,穷孩子也不会去讨好这些少爷。因此,这些孩子界限分明的很。
  真是四月的天,孩子的脸,刚放晴的天又筛豆子一般下起了雨,一群孩子刚兴冲冲要跑回家,不料却因这突如其来的雨强行阻了脚步,不禁顿时憋了一肚子的郁闷发泄不出,只互相推着吵吵闹闹等着雨停。其实雨中山间之景也甚是一番美景,春暖在前,雨季恰来,草木返青,山景润色,烟雨蒙蒙,如幻如梦。孩子喜闹,不喜静。他们没有那个心平气和去看雨景,也不懂这些有点高不可攀的诗情画意,他们只管雨误了回家吃饭,吵吵闹闹伴随着推推攘攘。
  这时,朦胧雨中隐隐现出一人影——少爷家的仆人拿着伞来接小少爷回家了。仆人拿着的是一把新式漂亮的洋伞,伞骨是染了一层黑漆的细铁制成的,伞面更是让人惊艳,不是传统的油纸制成的,是花布,不透水的花布!这可不常见,孩子们眼界小,他们见得最多的雨具就是用竹叶和着些稻秆叶用细竹条编成的斗笠,这大红花伞也是头一回瞧见,太让人艳羡了。上面的大红牡丹仿佛磁铁一般吸着孩子们艳羡的双眼,孩子们直勾勾地看着,恨不能自己也有一把。仆人在大红花伞的庇护中闪进了学堂的屋檐下,迎着孩子羡慕的目光,他嘻嘻地笑着不说话,抖了抖伞的雨水,便低下身子,叫小少爷爬上他的背,于是小少爷便在众人的目光中骄傲地爬上了仆人的背,在仆人的保驾护航下从容不迫走进雨滴中,还有点蔑视地看看身后没有伞而苦苦等待的一群人。优势感瞬间就显露无遗。
  一起等雨的一群人,如果有其中一个走了,剩下的便会变得更加地不耐烦。三儿和小四就是如此,看到少爷走了,他们便再也等不下去了。他们当然没有雨具,更没有小少爷那样的大洋伞,但看到有人走了,也不想落后。“那有什么,家也不算远,跑快一点,雨也未必能把我们全淋湿了。”三儿、小四傲气地这样想着。
  人一旦有了想法,便对此深信不疑。他们便用手掌护住头顶,扎进雨中,撒腿就跑,早春的雨水还有些凉意,当小雨点不小心滴到他们的脖子上时,一股凉意还是不由地从脖子涌上头顶,但他们没有停下脚步,一直跑着,也一直淋着,淋着淋着他们也就没有了那股凉意,他们反而觉得欢快,他们觉得自己很勇敢,尝到了自由与潇洒的味道,他们才不要任由老天决定他们的停留呢!
  他们回家的路,不似少爷走的石板路,他们走的是泥路,很是泥泞。饱尝雨水的土地,看着平平整整,一脚踩下去,却凹了个大坑,不仅如此,湿泥巴也把路整得极滑,他们也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地跑着。
  两条截然不同的路,未必不是他们的人生路,他们没有像小少爷那样的漂亮大洋伞,没有他得天独厚的条件,也没有他起步快,但他们在奔跑,快中求稳地跑着,虽淋了不少雨,但也不见得垂头丧气。
  快到家的时候,母亲远远看见这俩小顽孩淋雨跑回来,火气便上来了,立马从墙角抽起一根细竹棒,待他们回来,立马抽他们屁股上,躲都躲不及,母亲嘴里骂着:“谁让你们冒雨跑回来,淋湿了有衣服换吗!”
  俩小孩淋了一些雨,回来又遭顿打骂,出奇的也没有觉得委屈,反而觉得快乐,一种胜利者的快乐。没有伞又怎么样,我们也回家了!
  这是一场胜利,没有人发觉的胜利。没有伞的孩子,手掌为伞,拼命奔跑。跑到终点时,他们也会感到十分快乐!作者:覃清波)

  分享:

相关新闻
 
网络新闻投稿邮箱: netnews@sdust.edu.cn
山东科技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